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返回列表 发帖

[慢说评弹]老地保吹哨讲冤枉

大家可能听到过这样一个笑话,说的是有个富人走进曼哈顿的一家银行,说是要借5000美元,二个礼拜就还,银行说要有东西抵押,那位富人说就拿我开来的名牌跑车抵押好了。

  二周后,富人果真来还钱了,五千美元本金,15.41美元利息,分文不少。办事员怎么也想不通这样的人会缺五千美元头寸,于是好奇相问。

  富人说:“我在曼哈顿哪里找得到二周十五美元的停车场?而且还是停在万无一失的金库里!”

  车可以抵押,房子可以抵押,钱也可以抵押,说到钱,应收账务、债权、股票、债券都可以理解为是“未来的钱”,而古董钱币,可以理解为是“过去的钱”,这些都可以抵押。

  但是你听说过有人拿着可流通现钞抵押换钱的吗?打个比方,拿着四十捆五十元人民币现钞做抵押,问银行借了七块钱,然后过几天拿七块零几分来换回现钞……难道要省一点“收费停钱场”的费?闻所未闻!

  我们这个故事的男主角洪奎良,就做了一回“拿现钞抵押”的事,他用四十锭共二百两银子去当铺换了七个铜板,之所以是七个铜板,因为多了怕没有钱去赎回来。

  为什么要这么做?因为那些银子不是普通的银子,这么说吧,那四十捆五十元人民币是连号的新钞……

  这个故事是长篇弹词《描金凤》中的一段,甚至可以说是引申出的来一个故事。我说过金贵生是《玉蜻蜓》中很没有存在感的第一男主角,那么《描金凤》中的徐蕙兰则更惨,要是演钱厾珓(亦有写成“笃诏”的,讹也,参见拙着《上海闲话》)或汪宣的拿了最佳男配角奬,那么这个徐蕙兰连提名也不会有。

  不过,也难说,因为这个演员需要一人分饰两角——徐蕙兰与金继春,徐蕙兰被人冤枉,金继春与他换监(狱),然后代斩校场,还是有点戏的。

  徐蕙兰被人冤枉,长篇弹词《描金凤》中假徐蕙兰是被江湖好汉劫法场救出,而中篇弹词《老地保》中,则是老地保做了吹哨人,在行刑之前就为徐蕙兰平反了。

  慢慢说,老地保叫洪奎良。

  徐蕙兰去河南王府投亲,王府管家马寿想要除去徐蕙兰自承爵位,打算杀死徐蕙兰后,再栽贜王府现夫人内侄王廷兰。不料当晚,王廷兰醉酒与徐蕙兰误换牀榻,结果马寿误杀王廷兰,于是栽贜徐蕙兰。

  命案发生,地保洪奎良踏勘现场,发现所有疑点均指向马寿,遂告知县;知县亲自踏勘,被马寿收买,于是对所有证据视而不见,公开发布“人不传人”,噢,说错了,是发布“徐乃真凶”。

  回衙之后,地保洪奎良闯堂陈述案情,为徐蕙兰鸣冤,结果遭到当场训诫——被打了四十个耳光,还被革了地保之职。

  洪奎良受训诫之后,立志要为徐蕙兰翻案,于是开了一家“七碗居”茶馆,以茶馆为平台,宣讲俆的冤枉,逢人便讲,有客就说,结果生意每况愈下。

  生意不好,很多人劝他少说点冤枉,比如他的老婆就问他:“你讲冤枉,就能救出徐蕙兰了?”,刘天韵、周云瑞的版本中就有。也有的人问他:“你讲徐蕙兰冤枉,别人的冤枉为什么不说?”,或者“你只看到徐蕙兰冤枉,就没有看到祥符县的建设成就?”,又或“谁让你说冤枉的?是不是受了王府敌对势力的指使?”,反正说风凉话的人很多,真正为徐蕙兰着急的就他一个。

  噢,不对,还有一个,他茶铺的伙计阿二,洪奎良付不起工钱,阿二只能回乡下去,洪奎良嘱咐他把徐蕙兰冤枉的故事讲到乡下去,阿二成了第二个吹哨人。

  洪奎良吹哨讲冤枉,有打压他的,有冷嘲热讽的,有讨厌他的,也有人打算收买他,马寿拿了二百两银子给他,他见银子上有王府印记,乃是很好的物证,于是收了下来,可这银子不能用,他也没地方藏,于是拿到当铺当了七个铜板。

  洪奎良不怕训诫、不怕打压、不怕水军、不受利诱,坚持在茶馆讲诉冤枉,最后终于等来钦差白启到来,私访听洪奎良诉说冤情,问清案情,抓拿凶手,平反徐蕙兰。

  吹哨人洪奎良在书中曾经大叫一声:头上到底是天啊!

  头上到底是天啊!
分享到: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回复 1# 梅玺阁主

感谢先生提供分享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