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返回列表 发帖

滩簧唱本《庵堂相会》

一.
盛志梅《弹词知见综录》中有南京图书馆藏《爱卿夫妻庵堂相会全本》1卷,民国年间铅印本。印象中苏州弹词只有《玉蜻蜓》中的母子庵堂相会,《珍珠塔》中的婆媳庵堂相会。但母子庵堂相会一般称《庵堂认娘》,婆媳庵堂相会一般称《婆媳相会》,不作《庵堂相会》。滩簧中倒有《庵堂相会》。所以颇疑此《庵堂相会》是滩簧唱本。朱恒夫教授先已有《两部<庵堂相会>的滩簧文本分析》一文,另见网文(《庵堂相会》版本考http://blog.sina.com.cn/s/blog_824757b80101d0a8.html)不知何人所写,考订颇详,据伊所见,《庵堂相会》有三种刊本: 1、甲本 《庵堂相会》,1920年左右由杭州聚元堂书局总发行,上海文益书局分发行,后来上海大观书局也出过此书,再有上海沈鹤记书局用铅字排印也出过此书。2、乙本 《全本庵堂相会》,施春轩、施文韵合唱,周玉麟录,载1940年7月上海曼丽书局出版沈陛云主编《申曲大全》第四集。3、木刻本(祖本)。“对照了甲本和乙本,可见哪个版本更早一些,我认为乙本是适合当时对子戏演出的,可能更早一些,而甲本已具同场戏的规模,应晚一些。……我找到了一个木刻本的《新刻庵堂相会》,分前、后两本(下称祖本)”。抄出故事如下:

祖本中陈宰庭小名陈老兴,自称阿兴,家住上海地城外出西门,西门落北就是陈家村,公公名字陈贵生,爷爷就叫陈大成,爷娘双双早归阴。
陈家号称陈百万,但怎会败落呢?祖本中说法是:陈宰庭年少无知不会治理家产,邻居二婶婶让他去请娘舅六老定来家中管理,娘舅也高兴,陈宰庭于是清闲不少。谁知有一日来了个光棍上门借钱,陈家不借,那人边走边骂,那知娘舅一时上火,失手把那人打死,娘舅拿了陈家的银子去买命,于是陈家破产,陈宰庭无处住只有坟堂未卖可安身。
好在爷娘给他七岁时便扳亲,扳的是东门外金家村,丈人名字金大兴,丈母姓王好出身,娘家屋里秀才举人记不清,小姐独坐书房二年半,幼读四书并五经,先生取名叫秀英,今年年纪念三春,同年同月同时生,红灯半夜子时辰。二个媒人说分明,女家媒人先生做,男家媒婆是邻人六婶婶,不要别人金银定,只要钗钏结为婚。爷娘答应后选个好日好时辰,一对钗钏结为聘,对花一对便成婚,再加银子念四两,两个媒人送上门。
扳亲之时我还富,他家乃是贫穷人,竹杆落水顶到顶,木臼沉来石臼氽。陈宰庭在知道丈人赖婚之后,悲愤自尽,冥冥中见他爷娘说他还有好出身,告诉他今朝三月十五夜,天明就是十六辰,南村有个草庵村,草庵村里把香焚,若要夫妻来相会,就在南村草庵门。陈宰庭未死醒来即去草庵。
这时金秀英也清早出门向前行,瞒了爷娘把香焚,她知道悔婚之事和爷娘要另配亲,也要自杀见夫君,但观音托梦叫她去庵中焚香。在小桥边见陈宰庭即托他挽桥,并一同到庵中,双双祈祷,询问之下,夫妻相认。约定端阳节私奔,箱子搬得干干净,叫只小船一同行。
后本中讲述:金大兴听丫环说小姐不见了,十分恼怒,逼丫环出外寻找。这时陈宰庭在回家路上遇到泼赖人莫在珠,住拉朵上海大东门外豆财神弄口,今日是清明佳节,故歇拉坟上回来,正好对陈宰庭讨债,夺了陈宰庭怀中二两银子而走。金秀英还未走远,连忙过来问知后,拔下头上金钗相赠。
金秀英回家后见了父母,金大兴责问女儿,金秀英说了观音托梦之事,父母一听哈哈笑。五月初一小姐开始装病,并对丫头秋菊托付机密,让她拿了白银五百两,亲手交付陈姓人。丫头找到陈宰庭,也把银子交到手。谁知陈家进了贼,此人姓贝单名戎,偷去一箱雪花银。陈宰庭一见银两全无,万念俱灰,跪地遥拜,拜了小姐拜观音,拜完观音拜爷娘,然后一根草绳要自尽。哪知观音真会来显灵,顿时吊出不良人,那贼吊在县衙门,衙役三班吓得占京京,一切因果听明白,马上禀告到知县,老爷听了忙传令,出了硃千拿犯人。拉来金大兴,再也不赖婚。于是金、陈团圆。

“这个祖本的最后几句话标示了它的珍贵处:劝人不要欺贫苦,欺人作恶有神明。此本名为欺人传,雍正年间传唱到如今。《庵堂相会》另有一名叫《欺人传》,这是以前不知道的。
这个祖本中有特色的是有上海和苏州话的痕迹,还有以音传字(简体字、白字)的表达,尤其是后本中更明显,显示了原文传抄过程中的文化程度,……祖本中还遗留着唱弹词的夹叙夹演的痕迹,这对我们理解滩簧戏由曲艺演变成戏曲的过程很有帮助。”文还说:
《庵堂相会》在1949年前有好几个剧种在演此戏,沪剧最早可见文献的演唱者有王筱新、王雅琴,并由高亭公司出了唱片。刘子云、陈福宝合编过一个版本,但可见的只有前面三页片断。事实上施春轩、施文韵合唱的那个版本也只到相会而没有团圆,所以也不能说全本。锡剧由王嘉大先生直到1949年后还在修改。锡剧后来出版的两个版本应是全本。而后来沪剧也演过全本,只是不常演。我还见过1949年后的《庵堂相会》有两个剧本,是金刚改编,有一本加进了当时时髦的内容,也有时代特色。

二.
《庵堂相会》为常锡摊簧中的“四庭柱”之一。此剧最初为白秋荣整理的18个对子戏之一,“金清韵”一韵到底,俗称“大金清”, 由《搀桥庙会》、《盘夫认夫》、《红云送银》、《火烧梧桐》、《坟堂失窃》、《大公堂》等折子构成,又称“大庵堂”,可连演20多小时,俗称“两头红”(从日落开始一直演到第二天日出)。
民国四年(1915),常帮艺人王嘉大和锡帮艺人袁仁仪在上海典春堂首次合作,演出《庵堂相会》,王饰陈宰廷,袁饰金秀英,用的就是白秋荣的整理本。这个戏还是解放后记录整理的第一个锡剧传统剧目。1953年常州市委宣传部、文化局与锡剧团组织力量,由王嘉大口述,苏少英、蒋达整理了其中的《搀桥•庙会》、《盘夫•认夫》。同年,省文化局戏曲剧目审定组决定重新加工,整理成新的改编本。剧本于1954年由江苏文艺出版社出版。1959年收入《中国地方戏曲集•江苏省卷》。此为“小庵堂”:
金秀英与陈阿兴二人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且由双方父母作主,自幼订婚。后来,金家暴富而陈家衰落,秀英父嫌陈家贫穷,意欲毁除婚约,为秀英另择佳婿,但秀英不允。一日,金秀英得知陈阿兴寄住在灵神庙,便以烧香为名前往探视,途中受阻于独木桥前。此时,陈阿兴正巧祭祖归来,也要过桥返庙。九年未见,二人已不相识,金秀英恳求陈阿兴搀扶她过桥并为其引路,阿兴则心存顾虑犹豫不决,互生猜测,乃各述儿时往事试探对方。至庵堂,经秀英再三盘问,终于弄清真相,遂互相表明心迹,决心婚姻大事要自作主张,并约定于端阳节完婚。
1956年,上海电影制片厂摄制了由沈佩华/何枫主演的《庵堂相会》,沈佩华的个人传记《离合悲换七十秋-----沈佩华的艺术生涯》(1995年,江苏文艺出版社),有记此次拍摄过程。这是继《双推磨》(王兰英/费兴生主演,1954年)后的第二部锡剧电影。也正是从这部电影后,锡剧始形成了完整的唱腔,从唱说滩簧(常锡滩簧)跃升到地方剧种(锡剧),所以其意义非凡。此剧之佳竟至1954年后,沪剧也反过来采用锡剧的本子了,“1954年,上海市人民沪剧团移植上演锡剧《小庵堂》,导演蓝流,丁是娥、解洪元主演。”曾经网上找到一段筱文滨和小筱月珍的《问叔叔》早期唱篇,和今日沪剧唱段《问叔叔》风格绝异,这应该还是申滩的原来面貌。

車錫倫主編《中國民間寶卷文獻集成•江蘇無錫卷》中有:《庵堂相會》,2005年(乙酉)佛頭吳效舜抄本。因未睹见原本,不知其详。但在孔夫子网上搜得一手抄本《庵堂相會宝卷》,确和滩簧唱本情节是一样的。同治八年(1869),江苏书局刊行的《江苏省例藩政录》所载的同治七年《查禁淫词唱片目》中,即有《庵堂相会》,可见此剧在咸同年间已颇为流行了。微不知南图藏《爱卿夫妻庵堂相会全本》,是否就是上海沈鹤记书局铅字排印本?但弹词未闻有谁编唱过这个故事。
分享到: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谢谢先生分享!
人可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