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Board logo

标题: 《十美图》(闹严府)弹词谈往 [打印本页]

作者: 三眼童子    时间: 2020-8-14 16:25     标题: 《十美图》(闹严府)弹词谈往

一、
弹词题《十美图》的有二种:一种即闹严府的《十美图》,兄弟共娶十美而称;另一种即《唐伯虎月夜梅花梦》,画十美图而称,周大榜《十玉人传》(又称后十美图),是因为故事背境同《梅花梦》。
《绣像十美图传》(一名沉香阁标本楼),4卷40回,松筠氏撰,道光二十年庚子(1840)苏州爱莲堂刻本,《中国古籍善本书目》载善本:
《十美图》(新刻唱口时调沉香阁)(善) 24集 合州闵忠恕堂藏版 6册 上图
未能目见,不知有何“善”处?书叙嘉靖朝三边总制曾铣为奸党严嵩所害,子曾荣逃亡途中阴差阳错娶严嵩孙女严兰贞,最后忠奸得报,夫妻大团圆事。越剧《盘夫索夫》即其中一折。
豪恶家千金爱上贫弱书生,奸臣之女和忠良之后结姻,这种用人伦冲突构成书情关节的书,非止《十美图》一种,也是弹词的一大俗套,韩剧也有《公主的男人》和这故事相仿。说明有情仇亦亲,无情亲亦敌,情胜于理,非惟古今,中韩也是相通的。

《十美图》一书,情节曲折,爱莲堂刻本书末广告云:“是书关节可称魁首”。《十美图》虽有道光刊本,但苏州弹词中并无此书目,今日书坛所传既书情和弹调都是艺人张鉴庭兄弟据“说因果”重新编创,但看情节,和刻本弹词并无大的差别,只是比文本更为细腻,阙衍处都为补足,几无罅漏,唱调动听,人物都“立了起来”,堪称书坛经典,“一书永流传”,书情略:
严嵩干儿子鄢茂卿,虽有三妻四妾却无子嗣,因和妻妾普陀烧香求子,归罢路经武林顺带捉拿逃犯曾氏遗子。妻妾说:你一面求子一面要杀忒人家儿子,且拜佛何?劝其“公门之中好修行”,后误打误撞捕得曾荣,强收为义子,归京途中,曾荣不慎露出曾家祖传之物玉鸳鸯,鄢茂卿“父亲”还未做熟,就要杀“儿子”,幸为妻妾挡住,曾荣一番巧言蒙混过关。
到京第二天,鄢茂卿即携曾荣参拜严相府,因品貌出众,为严嵩看中,即由赵文华为媒,把孙女兰贞配之。新婚夜,曾荣不到洞房,独宿书房骂奸党,要学“胡汉杀妻”杀严兰贞,为兰贞潜听见,盘问得实,因同情之并不告发。
三朝日,曾荣花园迷路,误闯邻园赵府标本楼,楼为赵文华批阅奏章处,擅入者死。赵女婉贞适归楼,正欲导之出,赵文华酒澜归来,婉贞、曾荣双双躲在床第间,幸未被察觉。归绣楼,赵母又来,要与女儿讲长篇三国志,曾荣躲在橱柜不能脱身。再说严兰贞见夫不归,以为曾荣身份已漏,必为祖公爹爹所害,遂回家索夫,大闹厅堂,揪打赵文华,大骂赵文华“干的好事”。 赵错会“三朝过后,即接曾荣、严兰贞回严府,可免嫁妆,且白得一个女婿”之计---兰贞恼怒是没有陪嫁妆,因辩之“你祖公爹爹都知此事”。 严兰贞闻说,越发相信曾荣已被害,揪打赵文华更甚,把赵胡须尽扯断。严嵩出来拉偏架,说赵“吃得酒醉浓浓,语无伦次”,是赵文华不是。赵悻悻回府,关闭园门,誓要与严家断绝往来。婉贞过府邀姐姐到自己楼头散闷,因见曾荣在座,才得放心。兰贞诓赵文华到女儿楼头,诬文华抢夺严家女婿,罚其三桩,尽出家私,把婉贞配与曾荣做小。赵文华心痛家私去其大半,推托说须夫人同意方作数,赵夫人且也满意曾荣,婉贞遂也得配曾荣。
席间有汤勤汤裱褙,原为曾家门客,曾家败,卖主求荣迁通州知府。汤认出曾荣,密告严嵩,诱使曾荣说出真情,严、赵、鄢三家则于密室潜听。得实,乃计议在家宴时用“鸳鸯酒壶”鸠杀曾荣。严夫人得信,决计舍身救女婿,面托三桩。席间严夫人假装误饮毒酒,扭住严世蕃不放,拖延时刻让曾荣逃走。事发,严夫人被迫净房绝食,幸得赵妻暗中帮忙,得不死。
兰贞婢飘香骗开后门,曾荣出逃。门公严关,昔看守严府重地“水面厅”,下有地道暗室,收藏违禁物品,因调戏飘香被总管老伯伯调任看守后门,此时缠住飘香不放,飘香喊救命。适海瑞从好友邹应龙家饮酒归来,听人呼救,命仆海洪、海亮上前察看。海洪、海亮打倒巷门,恐担责弃主先溜走,严关不知海瑞身份,欺软怕硬,扭锁住“干瘪佬佬头”海瑞于巷门上作干证,但等天明上报。海洪、海亮途遇曾荣,引至海府,海瑞昔为曾荣师,曾荣因暂避海府。天明,海瑞见严嵩,要扭严嵩上殿见驾讨说法,严嵩自知理亏,海瑞因与严嵩约法三章戒其不得妄奏本章陷害忠良。海瑞收严关为己仆,改名海严关。
曾荣出奔通州,遇二路招讨元帅林上徳遗孀林夫人及女书昭,不说逃命,只说负气出走。林夫人因与严夫人称姐妹,投书严夫人告诉曾荣行踪以宽其心。不意书为文华所得,赵带六百兵丁围住林府,搜捉曾荣。林府婢掌珠计扮曾荣女妆一齐出逃。赵文华置亲情不顾欲纵火烧堂楼,赵妻助严、赵两女避往南京舅氏丁同瑜处。下舟时,误乘正要往南京任操江的海瑞官船,严、赵谎称是曾家媳妇遗孤。海瑞无嗣,因认作继女,同舟赴南。
作者: 三眼童子    时间: 2020-8-14 16:27

书存36回,从《捉曾》开始到《误舟》止,这是《十美图》故事最精彩的部份。这是无锡人民广播电台的录音,先流出的是24回,又有12回在另一版次中,网友发现接榫24回,遂成36回,这是现场录音。(张双档另有一种净室录音,效果和现场录音差许多。)旋见这36回本的出处是:
https://bbs.pku.edu.cn/v2/post-r ... &postid=1429641)最为遗憾的是张鉴庭生前演出的长篇弹词《十美图》和《顾鼎臣》没有录音保留。生前曾在上海电台断断续续录过几回《闹严府》,最后一场在上海静安文化馆的演出,张鉴国却作为资料,全部用盒带录了下来,这实在是不幸中的大幸。当无锡《广播书场》播出这部长篇时,听众为之雀跃,还有些听众在收听时全部录了下来,以便随时可以欣赏这部绝唱。
周良《弹词经眼录》出版时(1996年),36回本大概还未流出,只说“今只严兰贞结亲后的一段故事有人说唱”,作为评弹管理者不闻此书,可见此本之珍贵。36回未完,今有多部(档)续书:
从1950年起,张鉴庭将书中曾荣“一夫多妻”改为“一夫一妻”,改名《闹严府》,说此书的均为张的门生,也均按张同一模式演出。演员有周剑萍、何学秋、陈剑青、魏少英、赵蕙兰、以及张子剑琳等。1980年后,有些演员又恢复到“一夫多妻”,复名《十美图》,又因书情太熟,大多从“兰贞误舟”开书,说至“曾荣出征”,故挂牌《曾荣挂帅》或《后十美图》。
尤以再传弟子毛新琳、毛燕琳《曾荣挂帅 》为代表,26回。附毛双档目:
01 严兰贞误舟 、02 恩结父女亲 、03 拜客徐王府 、04 一曲瑶琴悲 、05 三更夫妻会 、06 曾荣骗年庚 、07 拔剑斩曾荣 、08 叔嫂相见惊 、09 弟兄相叙泣 、10 师侄相会责 、11 王爷允亲事、 12 主仆双定计 、13 祝寿严相府 、14 海刚峰盗宝 、15 登门楼击鼓、16 神医叶再春 、17 何人识番书 、18 曾荣上金殿、 19 金殿读番文 、20 曾荣挂帅印 、21 先锋刺元帅 、22 沙场大交兵 、23 被擒见伯父、 24 驸马说七美 、25 欲归中原去 、26 班师回天朝。
大意:严、赵误下海瑞官舟,因结父女,一同赴南。曾荣逃出,失却严夫人所赠金珠,窘及投河,为徐王爷官船所救,即伺郡主赛金,掌珠伺王爷。海瑞昔与徐王爷奕,王爷赖女赛金助方获胜,夸辞时,讥海瑞无个“好女儿”。 海瑞到南京,即携两女上门“显宝”。 赛金与严、赵赛琴,计拙搬出“丫环”曾荣,为飘香认出。三更夫妻会,被赛金撞破,曾荣骗得年庚,由兰贞作媒,与赛金订姻。曾贵来投,兄弟相会,计议脱身。曾荣会海瑞,海瑞到徐王府,俱说曾荣无奈扮女,盘踞闺楼事。王爷不省诸事都应在己身,大讥此人“瞎眼睛、老糊涂虫”。 海瑞说穿,王爷甚尴尬,后允婚。严嵩寿诞,海瑞携曾荣往拜。海瑞和严关混入“水面厅”地道,窃得“金镶嵌宝夜壶”藏裤裆中而出。海瑞装肚痛先辞,遣仆接曾荣归,仆伪词海七窍流红欲死。曾荣大闹宴席,诬赵文华、严嵩欲毒杀众人,群情沸反,尚王爷更登门楼击鼓,要锏打昏君不昧袒护严嵩。海瑞骑虎难下,只得装死,邹应龙出计由“神医”叶再春医活,事遂寝。琉球下番兵战书,独曾荣能识,得露真姓名。严嵩荐曾荣为帅征番,意借刀杀人。曾荣部主将为刺客伤,无计可施,决意赴死,单骑上阵,为花貌公主所擒。曾荣见番帐祭挂曾铣遗像,痛哭失声。原来琉球国王与曾铣盟为兄弟,誓不互犯。曾铣诬杀,琉球因起兵“清君侧、讨说法”。 曾荣与花貌订姻成亲,并归中原,双方罢兵。严嵩被劾归养老,世蕃处斩。严夫人活祭严世蕃,世蕃气死。曾荣、赵婉贞劝说赵文华揭发严嵩,赵为亲情所感伏法。严嵩与丐争食,掉茅坑肮脏死,被千古骂名。

吾友MiMiDao甚疑此为“膺本”:
似两人自编剧本,不合理之处甚多,结尾草草,只作《十美图》补充一听。另正宗张派《十美图》后本疑为《三戏龙潭》。

刻本弹词情节(据《绘图十美缘图咏》、二言目、40回、上海昌文书局)则是这样的:
《第22回•病店》曾荣和林府婢掌珠易妆逃出,病倒招商。林书昭遣散家奴往河南姨家暂避,表弟罗廷贵接轿迎入,倾心表姐美貌。
《第23回•闯闺》罗廷贵即曾荣弟曾桂,少继于姨夫罗文耀改名。曾桂闯闺,潜听见书昭挂念曾荣,知是哥嫂,乃约之以礼。曾桂游天齐庙,遇龙府小姐凤金拈香,尾随入府,被骂出。
《第24回•游庵》曾桂游莲花庵,当家梵修,原为夏言之女名爱莲,避于此带发修行,瞩意曾桂。
《第25回•琴奕》梵修、曾桂扮为师徒,入龙府,琴奕得龙小姐父女欢心,因留滞楼头教其操琴,梵修怏怏而归。
《第26回•靠宦》曾荣淹留招商,店家催促房金甚急,无奈与掌珠同卖身徐藩王府为奴仆,曾荣仍作女装,改名彩云,伺奉郡主小姐徐赛金。
《第27回•争䉡》海瑞任南京总制,接取夫人家眷到南都,路与回南的徐府官船争途,因过船相见。徐夫人认得严、赵,海夫人方知三个继女为严嵩孙女严兰贞,赵文华女赵婉贞、婢女珍珠。三人因与徐府官船同舟。
《第28回•偶会》曾荣捧茶入,见妻子,未便相认,郡主命与珍珠后舱同食,因诉以前情,曾荣与严、赵相聚徐府。
《第29回•谝姻》曾桂病,龙小姐十分担忧。曾桂谎说要其年庚八字及贴身五件物合药方得愈,龙与之,曾桂谝姻成功。龙父至,遣曾桂回庵养病,曾桂又与梵修订姻。
《第30回•试扇》曾桂回家,路经一花园,遇官宦女余玉贞和表妹李凤姣在彼游玩。余家有阴阳宝扇,一面黑一面红,黑面扇人立死,红面扇人即活。丫环好奇试扇二姣娥,俱各躺倒,曾桂趁隙窃得二人各一只绣鞋,伪称为吕洞宾所赠,欲结夙世良缘,余夫人竟信之,把二女许曾桂。
《第31回•闻抄》严嵩诬罗文耀贪赃,上命锦衣卫查抄。林母、林书昭得指挥徐宁通融,暂憩莲花庵,罗妻则被押往京城与罗文耀同系。再说曾桂正于余府饮酒,闻家变昏倒,余母救醒留于家勤读。书昭与梵修同住,知梵修事,因与妯娌相称。
《第32回•严劾》鄢茂卿、赵文华、陆炳三法司会审罗文耀,罗被拷讯,陆炳不忍见其惨状,不告而退,严嵩忌其势大,且与世蕃为连襟,不敢为难。夏言子夏琏,字重琏,继嗣母舅叶佐廷改名叶琏,琉球国进番表,惟琏能识,因赐进士入翰林院编修,琉球国又欲侵中原,下番表战书,严嵩荐叶琏往说和。
《第33回•救主》夏言仆夏义,常思为主报仇,因投严府为奴,欲行行刺,不果。严嵩欲刺杀叶琏,夏义讨差。主仆相见,叶琏疑有诈,夏义自刎以表心迹,主仆遂同往和番。
《第34回•赏菊》郡主尚不知曾荣事,曾荣仍作女装伺奉郡主。一日花园赏菊,众作菊花诗,郡主吟不出,曾荣于旁讪笑,郡主怒,要责打曾荣。严、赵劝住,命作诗,曾荣立就,郡主另眼相看之。郡主命曾荣修改诗稿,曾荣乘机求婚,事遂露,郡主又羞又急,欲斩曾荣,为严、赵拦住,劝订婚姻。事谐,掌珠亦复女妆,曾荣仍留郡主楼头勤读。曾桂又为徐藩继儿,入藩府欲谋职救父母,余夫人为饯别,即以阴阳扇赠之,曾桂留藩府后花园习武。
《第35回•私会》曾荣闻兄弟在后花园,夜会曾桂,谋议脱身。曾荣投海瑞,改名海曾荣,留海府,曾桂(罗廷贵)改名徐廷贵。海瑞主持都试,兄弟分中文武状元。
《第36回•具款》海瑞提审严德(见前部“打巷门”),严德供出严府后花园万花楼上藏有违禁物。海瑞聚新进门生具款三千金,过府拜会严嵩,嵩设宴款待众生,席间海瑞借口登东,溜入万花楼,窃出“羊脂玉金银龙吞口夜壶”藏裤裆中。明日,海瑞奏劾严嵩父子卖官鬻爵屈害忠良,私藏龙椅龙案诸违禁物,即以夜壶为证物。帝怒,革退鄢、赵、严世蕃等人,但仍命严嵩随朝办亊。
《第37回•出征》严嵩暗嘱喜凤关总兵仇鸾谋反,告急文书到朝廷,严嵩荐曾荣为帥,曾桂为先锋往征,意欲借刀杀人。
《第38回•奏凯》曾桂用阴阳扇活捉仇鸾,搜出严嵩书信。适汤伯钦解粮到营,被曾荣借口误期杀之。奏凯回朝,帝怒,贬严嵩回江西养济院养老。曾荣奏请赦免严夫人,严夫人入庵修行。
《第39/40回》封赠团圆略

可见《曾荣挂帅 》只以“征番”代替了“平叛”,稍纠正了原本的荒诞不经,且又为曾荣“添一美”。总结张双档说本佳胜处,是突出了海瑞在书中的作用,改“聚美”线索为“忠奸斗争”,但后段26回,“征番”倒占了十回,似描摹太过累赘,反害主旨不清,这是后段失败处。而且弹词“征番”、“破寺”、“剿山”---至于“演阵走马处”,都是剩技,此所以此续本难谐“老耳朵”之耳,要断为“膺本”之说。实际上,我觉得是真本,只说唱难以和老张匹敌,反差太大之故耳。
作者: 三眼童子    时间: 2020-8-14 16:29

二、
吾友MiMiDao:“另正宗张派《十美图》后本疑为《三戏龙潭》。”
网上有《十美图 三戏龙潭》:30回 现场版、张君舫 沙莉英、 无锡新闻台 、原始录音时间 1993年 、附目:
01 古镇寻旧媒 、02 庵堂访卿卿 、03 阁楼试凤金、 04 恶绅欲抢亲 、05 大闹白衣庵 、06 县监捉钦差、07 计骗沈文卿 、08 活捉二太爷、 09 乔扮落拓生 、10 初戏龙相爷 、11 内堂见岳母 、12 坟堂详踏勘、 13 官船母女会 、14 二戏龙相爷 、15 奉旨迎新娘 、16 喜堂两凤金 、17 张宝索新娘、 18 月夜刺钦差 、 19 闻言幡然悟 、 20 回访捉张宝、
21 法场杀张宝 、22 误作陪嫁婢 、23 也是新小姐、 24 严兰贞编房、25 旨下审权奸 、26 活祭严世蕃、 27 三权奸服法、 28 了残孤老院、 29 送亲上曾府 、30 双双成亲喜。
张君舫为张鉴邦子,据第1回回前交代:大伯张鉴庭、小叔张鉴国、堂(师)兄张剑琳都已逝,弟子无算,张君舫实为张家说此书之末代。此书“叙曾贵而兼及曾荣事”,两书侧重点不同,此书书路虽同刊本弹词,但情节编排即原书远不逮。又据周梦白言(可见http://blog.sina.com.cn/s/blog_5995467b0102dwq2.html):
我爷爷(周剑舫)是张鉴庭的'剑'字辈学生中的大徒弟,也是徐丽仙的师兄。张鉴庭后来叫儿子张剑霖(琳)后期来听我爷爷的书《后十美图》。其实“误舟”过后的所有书我爷爷是原创,后来就被各家各说,就变成“张家”书了。《后十美图》里有很多东西,我们家有而别人没有的,全本《十美图》在我们家。
又见(http://www.12345.suzhou.gov.cn/b ... ead&tid=1117733)“苏州生”言:
周剑舫是张鉴庭第一门生,得张老先生的真传,且还帮助张鉴庭记录整理了“十美图南京书”以后的版本,如“曾荣挂帅”等等。
这《三戏龙潭》大概就是周剑舫原创,“后来就被各家各说”的“张家”书了。
作者: 三眼童子    时间: 2020-8-14 16:29

吾小友“暮商”甚看不起“曾贵” (https://tieba.baidu.com/p/1442760639):
曾贵这倒霉鬼,前脚订了四门亲,后脚和他沾边的人(他干爹)就也被严嵩给陷害下狱了,我早说过曾贵这家伙没什么优点。曾荣好许多哦!不是好一点点。曾荣在遇鄢茂卿时,再三推辞,不愿认贼作父,是这忠孝的表现;后来被逼认继父,体现了他的权宜之计,这叫小不忍则乱大谋,有胆有识呢。后来娶了兰贞,身在绮罗丛中,也不为富贵所动,而且即使后来被兰贞,被林书昭等人发现了破绽,也实言相告,从没有委屈求全,为苟活性命说出半句“我不报仇了,我从此后就以严家为家”之类的话。再看这兄弟两人的姻缘,曾贵的几乎都是死缠乱打攀上的,曾荣的就好许多。
刊本的问题似还不是“曾贵聚四美”流于“偷香窃玉”老调,品格不高,而是情节荒诞,全无信实,所以张派弹词实际上是把“曾贵”事都移赠合并到“曾荣”头上去了,“曾贵”遂为附骥,几可忽略。

同《十美图》书路的还有《四香缘》,有“道光五年 朱镜江”编本,32回,另有石印改名《蜃楼传》(注意不是《蜃楼志》)的,前有“光绪乙末年季春月读画楼主人识”序。述杨继盛子“杨遇春”难中得陆炳女韵香、仇鸾女月香相助,最后也“贬严嵩进孤老院 ,斩其 子世蕃”事,关节趣味远不能和《十美图》相比。“陆炳”、“仇鸾”都在《十美图》中略提,所以我怀疑此书是承《十美图》“遗绪”而编。但见《四香缘》刻本早而《十美图》晚,因推测《十美图》在“松筠氏撰”前,确有更早的“唱本”存在。《十美图》早而《四香缘》晚的另一个理由是:《十美图》、《四香缘》中“陆炳”形象都不坏,这显然是受了《鸣凤记》的影响,《鸣凤记》中的陆炳形象就“较为正面”,其实陆炳在《鸣凤记》中只出现过一面(第16出 夫妇死节):锦衣卫都指挥使陆炳监斩杨继盛,称杨“铁肝石胆真堪羡”、“是个王朝柱石”、“后日必有旌其忠节者”。从《十美图》中陆炳的表有恻隐之心,到《四香缘》中陆炳的几挤身忠臣之列,陆炳形象明显有一个下行的“美化”的过程,同样仇鸾(女儿月香是“四香”之一)也有相似的线索可征。


三、
潮剧改本名《严兰贞打破玉花瓶》,且有“恶过严兰贞”之俗谚:
https://mp.weixin.qq.com/s?__biz ... 432bd0d501824f1afd3):潮剧《严兰贞打破玉花瓶》,……潮剧有句俗语戏谚“恶过严兰贞”,意指“女子枭情绝义” ,当时的封建年代对严兰贞大闹严府的所做所为甚为指责,但父母没有不是,人们觉得严兰贞做得有点过份,甚至太“恶毒”了,严兰贞便成了刁蛮骄纵的儿女形象。
吾小友“暮商”:
在看宝卷〈十美图〉,看到鄢荣谒相,兰贞屏后窥见,心生爱慕。后鄢茂卿代子求亲,严世蕃赚鄢荣出身低贱,不肯允婚,兰贞得知,郁郁成病。严夫人探知真情,告诉世蕃。世蕃大怒,暗中恼恨兰贞辱没门风,偷偷叫人纵火烧闺,消息走漏,严夫人为救女儿,只得悄悄前往严嵩府(这两家是分开住的),严嵩真是好啊!俨然是一个慈爱开明的祖父形象。
书中说道“夫人陈情孙女病,要求公公救他身。严嵩闻言哈哈笑:我非扁鹊神仙临。惟有速传太医到,诊治孙女病可轻。”
严夫人到此,只得说明真相,严嵩的态度是“严嵩点头哈哈笑:原来这点小事情。贤媳放心回衙去,转告孙女放宽心。一切自有祖父在,保她万事皆称心。鄢荣文才人又好,堪为东床相府中。”
唉!看到此,真叫我好不感叹!叹只叹:忠良未必有爱女情,这奸臣倒生舔犊心。
想起了《天雨花》的中左维明,为巩固朝中忠臣势力,不惜牺牲女儿左德贞的终身幸福,将她许同僚好友王正芳之子王礼乾,害了女儿一世终身。又想起了《再生缘》,孟士元夫妇为了逃避抗旨不遵之罪,逼生逼**丽君违心改嫁刘奎璧。又想起了<笔生花>,姜近仁酒醉后答应堂兄将次女玉华过继,并让玉华随继父母远赴任所,从此骨肉分抛。虽然酒醒后姜近仁也有些后悔,但为了顾全自己一家之主的体面及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的所谓的礼法道德准则,仍一意孤行,活活拆散玉华母女。
在“揪打赵文华”中,赵文华当众宾客面胡须被扯,胡须被扯还是小事,当众失却颜面才是赵文华不能容忍的,所以赵文华原指望严嵩出来说句公道话,“扎回点面子”,没想到严嵩“忖白”:我孙女儿只赅一个,干儿子行情行市,死忒个把干儿子有吊事。因说是赵文华不是。张双档弹词说到这儿语也噱,可以看到严嵩对孙女儿的宠爱,大概也可为严嵩的“慈爱开明”下一脚注。乃稍稍关注史实:
http://blog.sina.com.cn/s/articlelist_1280186573_0_1.html):严世蕃只有一妻五妾。他的首任夫人娶的是门当户对的南昌版湖人熊家之女。这位熊夫人(1513---1544年)与严世蕃同年,还比他大月份,根据《介桥严氏家谱》的记载,熊夫人31岁就突然去世,……长孙可能为熊氏所出。严世蕃的继娶夫人是安远侯柳王旬之女,生有一子一女。另四位有记载的小妾分别为曹氏、杨氏、苏氏、傅氏,还有一名无名氏。她们分别生有一子。
孙女由嘉靖帝做媒,御配给孔子的第64代衍生公孔尚贤。诸位读者至此应该明白山东曲阜孔府和孔林的门额为何会是严嵩手迹了吧。
…… 长孙严绍庆由祖荫中书舍人升尚宝司司丞,是定国公徐光祚的孙女婿,生有二子二女,二子云鼎、云冕均无后。二孙严绍庭由祖荫锦衣卫正千户历升都指挥使提督、西司房官旗办事、赐总春刀蟒服支正一品俸禄,是左都督陆炳的女婿,生有二子二女,一子肃之早夭,一子云从考取武进士,后来贵为一品,诰封祖上三人,有过继一子,世袭锦衣卫都指挥使,正一品。三孙严绍康由祖荫官中书舍人,娶潘氏,生有二子云曜、云升(日字头),云曜有四子迁贵州平淇卫,云升(日字头)有三子,其中一子过继严云从。四孙严绍庚由祖叙功荫中书舍人安福蒙江尚书王公之女,生有一子云丙(日字头)。五孙严绍应过继堂伯严世蕙,娶严嵩大女婿袁应枢之女。六孙严绍?只有生卒年,其它无考。

呵呵,“严兰贞”嫁给了孔圣人的后代“第64代衍生公孔尚贤”,后段书中的郡主“徐赛金”,嫁给了严嵩长孙严绍庆,续书《四香缘》中的正头香主“韵香”嫁给了严嵩次孙严绍庭。史实和故事恰恰相反,这真是让人大跌眼镜啊,说穿了是直头呒趣。
作者: ned_qin    时间: 2020-8-15 11:28

谢谢先生的大作!
作者: shjcfw    时间: 2020-8-16 13:01

谢谢先生!




欢迎光临 评弹戏曲论坛 (http://pingtan.funbbs.me/) Powered by Discuz! 7.2